LINE

Text:AAAPrint
Economy

北理工教授当总经理:不佩服只追求利润的企业家:坚决反对“台独”

881
2017-08-26 00:00:00CGTN 文章来源: 网络
原标题:北理工教授当总经理:不佩服只追求利润的企业家

  “只追求利润的企业家,我不佩服”

  ——记SMC(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赵彤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栾笑语

  人物小传

  赵彤,1951年出生,北京理工大学教授。1994年起任SMC(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

  搞科研多年,赵彤深知研究室成果的“短板”在于难以产业化、难以市场化、难以直接对社会产生影响。通过SMC(中国)有限公司,赵彤在企业与高校之间搭建起了良好的产学研结合平台,不仅为企业培养了大量人才,还促进了理工科院校的基础性研究。

  多年来,赵彤先后获得“优秀留学回国人员”、北京市首届优秀创业企业家、北京市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

  近日,第十五届中国国际机床展览会(CIMT)如期开幕。在这个中国最负盛名的国际机床工具展览会上,汇集了全球最先进的数控精密加工设备和世界知名机床工具产品。

  SMC(中国)有限公司作为世界一流的气动技术与产品供应商,吸引了世界同行的目光。SMC(中国)的诞生,源自1994年的那个夏天,在那个中国气动技术和产业还处在艰难发轫的时代,一位中国大学教授书写了新的历史。

  这位教授,就是SMC(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赵彤。他没有想到,当时已过不惑之年的自己将与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不期而遇。从那一年起,赵彤就平衡着两种身份、对接两个事业。一方面,他是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担负着教书育人的职责;另一方面,他领衔受命,出任SMC(中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成为当年北京外资企业中第一位中国籍负责人。

  “要在学业上争口气”

  因为我们都知道国家选派几百人出来很不容易,必须珍惜机会

  “我在北京念初中的时候,没想到会下乡插队;在黑土地上干农活时,没想到能上大学;上大学时,没想到能念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没想到能出国留学……”

  1988年12月份,哈尔滨工业大学校刊刊载了一篇采访赵彤的文章。时年,赵彤37岁,刚刚晋升副教授。文章开头便是赵彤总结的人生几个“没想到”。他说,“不管周围环境如何,不管别人怎样评说,首先要相信自己。这样,机会到来之时才能紧紧抓住它”。

  不到17岁时,赵彤就放下课本、告别父母、上山下乡。5年的时间,赵彤在山西和黑龙江土地上成为熟练劳作的农民。但赵彤并不满足,他让家里把中学课本寄到了知青点,白天种地,晚上训练,深夜时分再打开课本。一条大通炕,赵彤只拥有其中一个铺位。每天夜里,为了不打扰别人,赵彤都趴在被窝里,手肘支在炕上,油灯放在炕沿儿,翻开书本,进入知识的海洋。

  有一年回家探亲,母亲摸着他的手肘,觉得奇怪,“手上的茧子是干活磨的,手指的茧子是写字磨的,你胳膊肘上的茧子怎么来的?”赵彤没在意,把自己的学习情况说了,哪知道,母亲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1973年,中央恢复招收工农兵学员。这对白天烈日下扶犁、晚上油灯下苦读的赵彤来说,看到了新的希望。那一年,大学终于向他敞开了大门。从此,一个又一个的“没想到”不断出现在赵彤的生命中。

  1978年,国家恢复了研究生招考;1982年的春天,赵彤通过了向西方国家选派留学生的全国选拔考试,踏上了留学日本之路。

  “在日本,我们这些留学生学习、工作真的玩命。因为我们都知道国家选派几百人出来很不容易,必须珍惜机会。”赵彤说,“那时,中国刚刚改革开放,中国的年轻人刚刚出现在西方先进国家,一个非常朴实的想法就是要在学业上争口气”。这口气,赵彤争到了。1987年,赵彤获得了日本机械学会的研究奖和日本东京工业大学的手岛精一研究奖,这是第一次有中国人同时获得这两个奖项。

  勇于奔向未知的方向

  大学和企业之间的合作,既可以发展企业,又能培养人才,还能促进理工科院校的基础性研究

  赵彤与SMC的首次接触是在1991年初,那时的赵彤已经从日本学成归国。不到40岁的他已连上副教授、教授两个台阶,成为当时学界少有的青年才俊。当年,赵彤受邀重返日本,在SMC日本筑波技术中心从事科研工作。

  那段时间,赵彤参与了3项新产品的研发工作,其中两项登上了国际博览会,并申报了6项日本国内专利。他还发表了7篇可研报告和34项技术提案。

  作为一家生产气动元件的跨国公司,日本SMC公司当时正准备推动与中国高等院校产学研合作的步伐。一个中国人在SMC取得了如此成就,自然引起了SMC高层的重视。

  1993年,SMC公司以无偿赠送方式在赵彤所在的北京理工大学建立了气动技术研究中心,无偿赠送了先进的实验设备并提供了实验经费。

  1994年,SMC有了到中国创建企业的想法,请赵彤帮忙了解中国的市场情况、政策、投资环境。为此,赵彤做了大量调研工作,撰写可行性报告分析规划SMC在中国的前景,最后建议SMC落子北京。当公司决定要在中国投资,首先便询问了赵彤——是否能暂时兼任公司的总经理。

  对此,北京理工大学表示支持,但对赵彤个人来说,这个决定并不好做。那时的赵彤在学界正意气风发。他和同事们开展了多项国际前沿课题研究。与此同时,他还是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一时间,周围人对一个学者另起炉灶、下海经商议论纷纷,并不看好。

  但赵彤经过慎重考虑后觉得,搞科研多年,研究室成果的最大“短板”在于难以产业化、难以市场化、难以直接对社会产生影响。如果SMC与高校可以搭建起良好的产学研结合平台,通过大学和企业之间的合作,既可以发展企业,又能培养人才,还能促进理工科院校的基础性研究,意义深远而重大。

  1997年,SMC(中国)公司的工厂落成、开始生产。开业当天,清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高校的12位正副校长前来祝贺。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路甬祥还写下了“产学结合、发展经济”的题词。赵彤说,“学校培养研究型、高技术人才,但是企业也会是很好的学校,各个层次、各个方面的人才都能在这里成长、蜕变。这是企业的需要,也是企业的社会责任”。

  为社会创造财富与价值

  国家更需要脚踏实地、为社会创造财富与价值的企业家

  1998年,《北京日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样一则消息——百分之百的外资企业,百分之百的中国人管理,北京的SMC使我国的气动元件生产一步跨入世界一流。“如果拥有全球竞争力,那么中国工厂就能够形成发展的良性循环。”赵彤说,“外资企业不是说对中国印象好,就能在中国发展事业。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SMC在中国投资建厂,不管是产品质量、生产成本还是交货周期,在全球竞争中都具有不可比拟的竞争力”。

  如今,赵彤带领下的SMC(中国)公司注册资金已达5亿美元,占地面积52万平方米,在北京先后建立了4个现代化工厂、研发中心和物流中心,并在全国72个城市建立了营业网点,形成了以北京、上海、广州为中心的全国服务体系。

  SMC(中国)公司还从日本引进了当今世界同行业最先进的自动化生产设备。赵彤形象地称之为“将先进的日本生产工厂‘连根’从日本搬到了中国”。

  经过几年的努力,SMC公司 MADE IN CHINA的产品已经出口到全球55个国家和地区。SMC还在中国成立了研发中心,中国研发中心成为SMC在全球集团的研究开发体系中与北美技术中心、日本技术中心、欧洲技术中心并列的四大研发中心。“产学研结合是一个阶段和过程,首先要有长远的眼光,不是今天投入了,明天就有收获,其次就是要有实力和很好的切入点。”赵彤说

  日本SMC总裁高田芳行曾对中国赴日本的考察团说,今后如果想考察世界先进的气动技术与生产工艺,只要去SMC北京工厂就行了。

  “很多人说,企业的天性就是追求利润,我不反对。但只把追求利润作为企业经营的目的,企业也没有长远发展的后劲。企业的经营者应该更加关注如何让产品和技术在社会上体现出价值。只有为社会、为客户带来价值,利润才能成为达到目的之后的结果。”赵彤说,“只追求利润的企业家,可能很成功,但是我不佩服。国家其实还是更需要脚踏实地、为社会创造财富与价值的企业家”。

  2017年8月末,世界机器人大会即将在北京拉开帷幕,SMC(中国)公司将与各国机器人企业、研究单位一起参加这一盛事。

  “随着中国工业数字化自动化的快速发展,气动技术与产业正在迎来发展的黄金时代,SMC的技术与产品在‘中国制造2025’、智能制造的发展进程中必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赵彤说。

新闻导读

患者的气管分泌样本和鼻咽分泌样本,经卫生防护中心公共卫生化验服务处化验后,5日晚证实对甲型流感H7N9病毒呈阳性反应。病人报称最近没有接触禽鸟,也没有到过街市。

  

Related news

MorePhoto

Most popular in 24h

MoreVideo

LINE
Copyright ©1999-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网-校园新闻-超级新闻场